Kwong Wah

Kwong Wah

窃贼用她家的衣架来捆绑和衔接支架。
窃贼用她家的衣架来捆绑和衔接支架。

(大山脚22日讯)4个月来罪案接二连三,去年10月和今年1月停放在住家旁的轿车被爆两次车镜后,今天凌晨,大山脚女记者又被窃,其住家进贼,相机、现金和手机被偷走,损失超过2000令吉,让她欲哭无泪。

母亲睡梦中被手电筒照醒

光明日报大山脚记者陈丽凌在阿儿玛再也的家今晨被爆窃,她说,大约在凌晨4时许,母亲在睡梦中被手电筒灯光照醒,朦胧中以为父亲在用手电筒照她的脸,还好奇地问没有停电为何要开手电筒,但问了两次都没有回应,才察觉不对劲,之后就看到对方匆匆下楼逃走。

她说,母亲之后叫醒父亲和她,告诉他们有外人进来家里,由于担心对方可能有武器,他们在拿好东西防备后下楼检查,但对方已经不在。

最痛心相机被偷走

- Advertisement -

他们之后发现神桌有被翻找的痕迹,因而更加确定家进贼,她后来检查其睡房,发现放在床尾的包包也被窃贼翻找,最痛心的是她放在包包里的相机被偷走。

查案官进行调查。
查案官进行调查。

让她感到震惊的是,窃贼进入其房间时,她竟毫无察觉,可能当时已陷入熟睡状态,也不知窃贼是否有释放迷魂烟。她说,一般上她都会上锁房门,但当天侄儿半夜上厕所后忘了锁门。

她在屋外发现到窃贼留下的一根长长的支架,而窃贼居然用她家的衣架,来将两根支架捆绑,衔接成一根大约15尺长的支架,伸进屋内勾走她放在桌上的钥匙,入屋行窃。

她说,这次损失了一部约2000令吉的相机、零钱约100令吉、她的现金70令吉、母亲的现金12令吉,还有两部手机,但价值不高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她事后与查案官在住宅区一带调查时,也发现隔几间的空屋家门被打开,其隔壁住家今晨原来也进贼,但窃贼只进到停车坪,没有进一步行动。

她说,当地居民告诉她,很多家也曾被爆窃,甚至光天化日也会进贼。

威中警区主任聂罗斯助理总监说,警方将落力追查嫌犯,并在当地加强巡逻。